首页 > 继电器件 > 正文

苹果的“傲慢与偏见”

还记得苹果1984年发布MAC电脑广告时的那把锤子吗?历史中有某些惊人的相似时刻:1984年乔布斯手中挥舞那把锤子,就是为了砸碎IBM作为“老大哥”在个人电脑占据的垄断地位;而20多年之后,苹果在个人手机领域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了“老大哥”的位置上。

斯人已逝,英雄总被雨打风吹去。英特尔、微软、IBM,PC时代独领风骚的那一代人都正慢慢淡出江湖。“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又何尝不如此?根据最新的媒体报道,消费者期待已久的“低价”iPhone 手机(iPhone 5C)以4488元人民币惊呆无数小伙伴后,却并没有迎来像以往苹果手机发布时万人争抢的火爆,广东联通和广东电信在自9月20日以来两周各自卖了1000多台;淘宝上,iPhone 5C价格已经降至3000元,而销量最高的一个店铺只卖出了300多部iPhone 5C手机。

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台iPhone 手机时,没有人会预料到苹果手机会受到如此疯狂的追捧,四年后,随着苹果公司领导者乔布斯的去世,苹果却在众口一致的质疑声中重回平庸之路。

在笔者看来,与其将苹果最新iPhone手机表现出来的平庸气归咎于一个人的离开和继任者库克的魅力不足,还不如说是苹果产品身上与生俱来的“傲慢与偏见”所致。

首先,作为一家硅谷最知名的高科技公司,苹果产品的“傲慢和偏见”与公司创始人和精神旗手乔布斯的气质息息相关。大约从80年代初苹果开发第一代Macintosh电脑开始,苹果公司就一直游走在黑客精神和商业文化的边缘地带,最早的Macintosh电脑既没有插槽,价格也高居“精英贵族”,普通消费者不敢问津;有人说,乔布斯开发出的Macintosh电脑就像卡夫卡心目中那个孤独而黑暗的心理城堡,外人难以进入,而城堡的主人就是一个喜欢主宰一切、内心深处喜欢封闭而控制欲超级强大的家伙。早期的Macintosh电脑甚至连打开它的塑料外壳都很困难,需要用到特殊的的工具。

作为苹果的精神教主,乔布斯的“傲慢和偏见”气质一路从Macintosh电脑延伸到了iPhone手机。iPhone手机的接口固然是开放的移动互联网,但APP上的一切应用都必须通过苹果的封闭系统才能实现,集千军万马于一独木桥;从iPhone手机的商业设计中人们重新看到了乔布斯君临天下的教主姿态,甚至连iPhone手机上的后盖都像极了Macintosh电脑当年的那个塑料外壳——众所周知,苹果手机也是只换不修的——乔布斯也许担心,有一天用户果真揭开了后盖,这位城堡主人孤独而封闭的强大内心世界就会昭然于天下。

苹果手机封闭而操控一切的城堡之外,是一幅和PC时代惊人相似的画面,唯一的不同之处,只是微软换成了Google。在Andriod系统的开放性和苹果操作系统的封闭之间,我们仿佛又一次重新嗅到了当年微软的操作系统和索尼封闭的生态系统,只不过,当年拿着锤子、意气风发的挑战者成了君临和操控一切的“老大哥”,角色更迭,场景未变。

当然,苹果产品的“傲慢和偏见”也表现在商业定价上,如果说,当年Macintosh电脑身上表现出的黑客精神向商业利益的投降,促成了苹果两位最早的创始人沃兹亚克和乔布斯的分手,那么,苹果产品在商业定价上的“高贵身份”,始终表现出苹果的“精神血统”:一家公司产品的品牌溢价不仅象征了对个人社会身份的认同和归宿界定,背后更是鲜血淋漓的资本家精神:一台iPhone 5c的材料成本在170美元左右,其中在代工工厂富士康的代工费仅7美元左右,而一位在富士康苹果手机流水线上工作女工每月的收入为2000多元,苹果公司从每台手机获利高达400美元左右!在苹果手机面世的5年里,2008年至2012年,苹果公司的利润率分别为16.32%、19.19%、21.48%、23.95%和26.67%。苹果公司2012年收入1565亿美元,净利润达到417亿美元,甚至比乔布斯去世的2011年分别增长了45%和61%。对于继任者库克而言,在苹果手机产品主动降价和逐渐令消费者失望之间,结果都是一样,为了保住苹果的高利润率,他只能毫无犹豫地选择前者。

可以预见的一个现实是,一旦不再有2007年推出iPhone 那样革命性的产品,苹果的发展道路已经清晰可见: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內,苹果手机和平板电脑不得不重现当年Windows产品的可怕一幕:产品不断升级,价格不断攀升,消费者不断失望,最后像微软或者诺基亚一般,只能走向一家业绩平庸甚至走下坡路的公司。

就像多年夫妻不能天天迸发热烈爱情来维持生计,期待一家高科技公司每天创造出iPhone 那样革命性的产品出来,不仅不现实,而且往往最后都会沦为狗血剧的某一桥段。

就像好莱坞偶像剧《乔布斯》中被神化了的那样,乔布斯身上集中了太多的传奇元素:没有父亲的弃儿、辍学者、叛逆的非主流文化、禅宗、失败的英雄东山再起、英年早逝的创业英豪、总是站在科技和人文的交汇口,在他身上,寄托了太多平常人的英雄情结,人们必须重新审视这位不可多得的产业“教宗”,审视他和他开发出的苹果产品包括“傲慢和偏见”中诸多复杂的精神气质,才能帮助我们更加清晰地发现高科技产业中的商业、人性本质。

世上再无“乔帮主”。理解这位科技“教宗”及其产品身上的“傲慢和偏见”,不仅能发现这位天才商业文化和黑客精神之间的挣扎,“所思不同”(Think Different)和“技不惊人死不休”的科学艺术家精神,以及在完美主义精神追求和不完美现实之间的来回碰壁,这才是乔布斯留给后人最重要的遗产。从这一点上而已,乔布斯过早离世和苹果手机必然逐渐没落都是不完美现实的一种而已,就像这位创造需求、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iPhone手机市场需求地的教宗,从没有来到过中国,谁又敢说这不是他骨子里“傲慢与偏见”的一部分呢?

作者简介:阳光,原名马向阳;学者,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记录、观察与研究,研究领域包括网络社会和数字城市等。

上一篇:摩根士丹利预计苹果将在6月推出多款iPh
下一篇:高通完成31亿美元收购Atheros交易

光聚网 Copyright © 2020